关于【睡前消息169】的一些感想

在看这期视频的时候发现督工的风格有一些转变,很欣赏这种通过大量的事件和数据来说明,在理性化思维的论述中又包含人文主义的关怀的风格,所以突然很想写一点东西记录一下自己的所思所想。

胡思乱想时候的一点拙见,如果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欢迎批评。(晚上写文,脑袋昏昏的,有些地方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对劲。)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在每一段的开头的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也是我思考所想到的问题。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转型?”

外卖骑手大多数是来自低端制造业转型的。其实所谓的低端制造业,换句话说,就是血汗工厂。而我又 “有幸” 曾经在这类工厂中实习、工作过一段时间,其实不少这类工厂都存在劳作强度较高,收益不高,管理不规范等现象,至于上升空间相更是小的可怜。

其实大量转型的工人早已经用脚做出了选择,我们在讨论外卖骑手的问题的时候,并不能忘记他们转型之前的生活。

“为什么是骑手?”

低教育水平是这个现象的第二个诱因。

骑手作为一种 “简单劳动”,它具有较低的准入门槛的同时却具备了较高到手薪资,甚至比不少白领蓝领都要高。但是从没有听过说大量接受过较高教育水平的人转型进入这个行业。

可以说,骑手只是把大量不具备特定专业能力的人聚集在了一起。

“历史上出现过吗?”

督工在视频中大致说了这么的一句,平台有时并不是为了提高效率。那么,平台有意的降低效率又是为了什么呢?我想,大概就是为了留住并扩大骑手这一全体,并让他们为自己打工,从而扩大自己的收益和利润。为此,他们不惜以危害骑手身心安全为代价,这个的现象包括但不限于:减少了骑手社交,减少他们学习的机会和能力,长时间高负荷的工作使他们变成大龄单身青年。这些虽然可能并不是他们的原意,但是确实是他们行为的结果。而这些,早在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就有论述。生活在 21 世纪的我们还能在身边看到这些 19 世纪就出现的 “奇观”,部分资本所有者的反动和反人民的本性在此暴露无遗。

但是,这个问题的核心其实也不在那些 “唯利是图” 的人身上。

“那么核心问题到底是什么?”

发展和发展带来的淘汰。

甚至可以说,只要有发展存在,只要出现发展的转折点和突破口,那必然会出现这类现象。它可以是 19 世纪被机器所取代了工作而上街的流浪汉,可以是大量离开工厂生活去做骑手的转型工人,也可能是在未来几十年里即将被机器取代的骑手,甚至可以是其他即将被机器所代替的行业。

“那么,办法呢?”

正如督工所说,“教育”,而且并不是大家所熟知的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是被大多数人和企业所看不起的 “继续教育”。

督工说的培训也是继续教育的一部分,但是现代化的社会,依靠传统的、针对一门技术的培训是很容易又被社会所淘汰的,只有系统化结构话的教育才能让人掌握创造和不断学习的能力,才可以更上社会的发展。

当然,最终极的解决办法的不存在的,我们只能解决现象并减小这类现象的后果。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1月 ag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