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5日随笔

最近在接触了近现代文化和哲学之后,突然有了一个疑问:如果我不是从小就对这些有兴趣,如果我不是从小就对这些感兴趣,如果我不是从小养成了阅读长篇文字的能力,如果不是缺乏游戏操作意识加上”3D眩晕”让我没有办法去体会游戏的快感,如果我不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想而放弃了稳定且还不错的收入的话,我还会接触到这些吗?还会去学习和阅读这些晦涩难懂且基本上没有实用价值的书吗?还去思考那些对自己生活改善基本没有提升作用的书吗?之前也经常问自己,这到底是为了啥?是写程序不快乐吗?还是稳定的收入不舒服?为什么要去抛弃自己不小的优势去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领域探索?

在看《西西弗神话》的时候,被开篇的第一句震惊了。“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这句话如同剔骨灌顶一般打通了我的任督六脉。既然基于生的意义最终都是无意义的,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将意义搭建于作为对于个人来说唯一真实的纯在——”死”上呢?

我曾以为我掌握了解刨世界的手术台,通过古哲今贤的思想不断地去解刨这个世界。但如今,又有一个问题开始困扰我了。我曾相信反思可以给我更真实的答案,但如今,我却开始怀疑反思本身是否是必要的。我们为什么要去了解这个世界?我们为什么要去思考这些意义?我们为什么要去发展这些文明?如果让这一切结束在开始之前又会怎么样呢?充满思考和哲理的一生真的比被消费主义所支配的一生更好吗?

之前看到过一个理论,人只有在出生前和死亡后是身心统一的。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解释的话,佛教说指的“空”也是算是一种后天的补丁,让人在活着的时候就达到了生前和死后的状态——身心统一。既然追求的目标是身心统一,那么形形色色的人,出家人、沉迷于尘世的人、一生顺利的人、一生坎坷的人、穷人、富人、觉者、眠者又有什么区别呢?每个人需要对抗的都是自己,而不是其他人,每个人最终也只能解放自己,而不是其他人。如此,便众生平等;如此,佛法便为最终解脱之法。只不过我这么讲的话,未免也有了曲解佛法的意思,只怕为释家所鄙夷吧。

那么我,又为何要选择这条路呢?

也许只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吧,我想要去探索这个世界,想要去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年少时看到的那句”朝闻道夕死可矣“,让我有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心。当然,也有可能这只不过是我找不到理由之后最后的接口罢了。

海德格尔的那一句“向死而生”真的是振聋发聩,“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在纷繁复杂的生活中,在这个被消费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利己性所支配的年代里,这简直就是将人从牢笼中解脱的秘诀。逃离了意义之网和消费主义的束缚,站在死这个一个无比坚实的地基上反思自己的所在,人将获得真正的自由。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月 ag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