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最近很热的大学疫情封校的一些想法

起因是看到了一篇评论,想到了朋友发出的感慨“学生与狗不得出校”。笔者在校期间也感到过一些不公平的事情出现,于是就着这个问题,思考了一下,然后就被b站删了评论……想着就一个普通的思考,应该也没啥问题,就转投个人博客了。

前排提示,没有任何批判或者嘲讽的意思,只是对问题进行探讨,如果有不同的观点或者觉得笔者有欠妥或错误的地方,欢迎批评指正。

以下是原评论(稍微做了下修辞上的完善):

在这里我莫名想放一个“暴论”,问题的源头也不在通行权这里,而是——代表学生的意志在学校管理上的事实上的缺失,使校园管理变成了实际意义上的类封建家长专制。

以下是论证:

封校只是一个普遍爆发的现象,在此之前,大部分大学都爆出过关于校园管理和学校行政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后勤,住宿,食堂……甚至有很多一看就是领导一拍脑子就定下来,完全不考虑学生的感受,完全是从领导和学校管理层的角度出发的方案。比如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只有行政意义的封校。

而学校管理层不那么从学生的角度出发来考虑这个问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可以,但是没必要”。学校作为名义+实际上的管理者,它的权利是来源于社会和家庭的,并不来源于学生,学生是作为被管理者,被家庭和社会付费托管于学校。(这里有点类似天赋君权的逻辑)学校作为被托管方,在拥有了社会+家庭赋予的权利之后,对学生个人形成了一个令大多数人无法反抗的权利优势。可以说,学校成为了实际上的强权管理者,而学生在涉及自身的校园管理的上的话语权的缺失使得校园管理的权利结构越发趋于封建家长制。

但是由于学校的权利是来源于家庭和社会的,学生在社会上的发声和来自家长的抗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学校的权利,减少学校的专制氛围、比如学生在网上发声之后,教育部下了一些相关文件。

所以学校永远不能达到封建家长制的程度,只能不断的逼近,所以我把它叫做类封建家长专制。

1月 ago

发表评论